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线要闻 >> [砥砺奋进的五年·超级家族]“北调”的“南水”还是一江清水吗?
中线要闻
[砥砺奋进的五年·超级家族]“北调”的“南水”还是一江清水吗?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29日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中国,“南水北调”四个字家喻户晓。南水北调工程,大概是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水利工程之一。历时50年论证、12年建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2014年12月12日全面通水,至今,中线工程已经安全运行929天。

       什么样的水利工程需要如此漫长的论证和建设?“北调”的“南水”,还是南方的一江清水吗?

       记者:南水北调,你的名字真是开门见山呀。

       南水北调:没错,毛主席他老人家1952年就说了,“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过来也是可以的”,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记者:谦虚了不是?你这搬运量,一般工人可做不到。我可上网查了你的简历,“世界冠军”的头衔不少,看看,设计调水量448亿立方米,是世界规模最大的调水工程;受水区15个省市,涉及四大流域315万平方公里,是世界供水规模最大的调水工程;东中西三条线4350公里,世界距离最长的调水工程。了不起!

       南水北调:这份光荣不是我的,是千万南水北调人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总工程师张忠义就是见证者,他这样说:“经过十二年建设,仅完成土石方达159668万立方米,按1立方米计算,大约绕地球40圈。南水北调结束了一些地区3000多万人长期饮用苦咸水、高氟水的危害,1亿多人喝上了优质的南水北调水,这不仅有利于人民群众身体健康,还提高了幸福指数。我经历过老百姓喝上南水后喜笑颜开的场面,看得出那是发自内心的喜乐。”

       记者:十二年建设!我是外行,问得业余你别见怪,要引水,不就是一个高处的水源、一个低处的蓄水池,中间用一个管道连接吗,怎么就建了十二年呢?

       南水北调:哈哈,你的确够外行。工程难度可不像搭积木。张忠义表示:“你讲的是一个基本模型,原理相通,但实际建设远比你说的模型复杂得多。这主要是既有水往低处去,又有水往高处走。中线工程输水主要是自流,包含渠首大坝、大型渡槽、倒虹吸、暗渠、隧洞、泵站等输水建筑物2385座,再有就是上千公里的大型渠道;东线工程输水主要是靠泵站提升,它利用大运河的天然河道,沿线修建13级泵站群,逐级提水,抽水扬程65米。工程还要穿越铁路、公路、河流、城市,面临不同的地质条件,需要建设大量建筑物。既要保障输水的畅通,又要保障不影响其它的运行,更要确保工程安全,因此设计建设远比模型复杂得多。”
       记者:我听着都觉得好费劲啊。这搬运工太不好当了。但我必须得说一句,这搬过来的水质,看得见。这两天我做功课才发现,我家今年刚搬进的小区所在的区域,用的100%是“南水”。怪不得我妈说,以前刷牙杯底一层白白的水垢,现在都没了。

       南水北调:你说的是北京吧?其实“南水”进京,你说的水质是一个好处,另一个更明显的好处是缺水的情况明显缓解了。要知道现在南水北调水已经占北京城区日供水量的73%,全市人均水资源量由原来的100立方米提升到150立方米,提高了整整一半啊。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就举过这个数字:“像北京,南水北调来之前,用水保障率只有75%上下,现在提高到95%。不光是北京、天津,沿线一些大城市,像郑州原来喝的黄河水那跟我们这的水没法比。”

       “水质没法比”,除了你说的水垢这一类的直观感受,其实也有数字来说明。比如北京市自来水集团就监测到使用南水北调水后自来水硬度由原来每升380毫克降到每升120~130毫克。天津水务集团水业管理部部长韩宏大也说,工程来水水质好,水厂出水的水质也跟着更好了,“来的水,源水的水质好一些,水厂的负担要轻一些,它提升水质进展会很快。国家的标准要求是1.0个NTU以下,我们水厂控制的标准是0.2个NTU以下,前几年有0.6以下、0.5以下,我们在逐渐提升水质。”
       记者:哇,感觉老百姓和供水系统对工程的期待都很高啊,我们做广播的天天要保障“安全播出”,你每天要“安全供水”,压力也够大啊。

       南水北调:不说压力不压力的吧,工程设施监测、检查、巡查、维修和养护,这是我的日常呀。

       记者:我又要外行一把了,要是一开始把输水管道都设计成封闭管线,不就没那么多事儿了?现在这敞开的输水线,还得考虑污染啥的问题。

       南水北调:外行你好。你说的“管道”,我们的术语叫“管涵”,拿中线工程来说,当初在规划论证阶段,就比选过明渠和管涵的方案。最终方案怎么定的?张忠义介绍:“中线总干渠采用以明渠为主、局部管涵的方案,管涵方案水量损失少、占地少,但毕竟是地下工程,投资大。明渠全断面衬砌,全线与交叉河道、渠道、公路、铁路等立体交叉,并用隔离网栏封闭,可有效保证渠道输水水质。”

       记者:哦……你们已经急我所急想我所想了……那万一各种阴差阳错,明渠碰上污染呢?

       南水北调:水质就是工程的生命,这个的确是小小小概率事件,但我们也必须考虑到。这么说吧,管道是敞开的,但不意味着你能接触到。张忠义表示:“中线工程在设计上,总干渠明渠段1196公里全线封闭立交,不与地表河流发生水体交换。输的是丹江水,到北京的也是丹江水。沿线地方各级政府持续推进中线干线保护区治污环保工作,比如我们的风险有什么?危化品运输车如果掉到渠道里,肯定有风险。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在干线上专门编制了水污染事件应急预案,就中线为例,全线规划建设10个水污染应急物资库,发生这些问题时,能及时应对处置。”

       水是常输常检测的,我们都很自豪,中线工程输水干线全线水质现在都达到或者优于II类,东线工程输水干线全线水质稳定达到Ⅲ类标准。

       记者:希望你能继续加油,有朝一日能让净水器都下岗、让许多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不再为缺水发愁。

       南水北调:“一江清水永续北送”是我的人设,但我不得不心情沉重地说,以我的全力,也很难实现“不缺水”的目标。按照国际标准,人均水资源量低于1000立方米的地区就列入缺水一列,低于500立方米的属于“极度缺水”。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才150立方米啊,要达到500的目标,相当于需要另建7个南水北调工程!要摘掉“缺水”的帽子,我开足马力,大家更要绷紧“节水”的弦儿,想想我们的12年努力,每一滴水,都来之不易。

        来源:央广网    
    作者:沈静文  编辑:王山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