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风采   >  父亲是一条路

父亲是一条路

时间:2020-06-10
【 字体:
       父亲像是一条路。
       我很少提笔写父亲,因为父亲是一个沉默的人,我和父亲很少交流。他的爱也比较含蓄,含蓄到我在记忆里找不到几副难忘的画面,但是我知道父亲是依赖我的。
       小时候父亲说的话就是圣旨,从不给我们反驳的余地。有一次,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有个事和我商量一下,我的心里猛的一酸。心中的父亲是高大的、无所不能的,扛起一袋袋粮食、背起一捆捆东西。不知何时起我发现父亲老了,他的背驼了,他的头发白了,他也需要我来支撑了。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停留,停留在属于他意气风发的年华。
       父亲是一个沉默的人,我和父亲也很少交流。但是我知道父亲是牵挂我的。去年春节回家,我一下车,父亲伸手接过我的包儿,又脱下他的大衣外套搭在我肩上,只说一句“回家吧”就接着往前走。后来母亲告诉我,父亲知道我要回来,担心下雪路滑,一晚上没睡好觉,一大早就在村口等我。那一刻,眼泪在我的眼眶里转了又转,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让父亲等的太久了”。他抽着烟听我给他讲南水北调工程的变化,然后用一口家乡话说:“恁那是国家大工程,干的是积善行德的事,可得弄好,好好上班别操心家里......”。
       回单位的时候,父亲把送我到村口,透过车窗,我喊一声:“父亲,回去吧”,父亲摆摆手走了,没走几步他又转身一直望着我,直到车子发动渐渐远去。看着父亲渐离渐远的身影,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父亲这条路很长,长到他的温暖流经岁月的洗礼才进入我的心里,它不用说出口,它一直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一代代传承着这份永恒的温暖。
       父亲这条路很短,短到我来不能再仰视父亲伟岸的身姿,不能再描画父亲的年轻韶华。
       父亲像一条路,在这条路上送行的背影牵挂了我的一生……
作者:李效宾 编辑:张小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