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中线通水五周年   >   回望我亲历的南水北调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风雨兼程西线路 不忘初心砥砺行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风雨兼程西线路 不忘初心砥砺行

时间:2019-12-12
【 字体:
西线查勘(1988年)
西线查勘(2004)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前期工作走过了67个不平凡的春秋,南水北调的梦想正在逐步实现。
  1952年10月,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第一次出京巡视,在人民治理黄河的历程中影响深远。毛主席在全面了解黄河治理情况后,站在历史的维度,嘱托大家“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并在听取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关于从长江上游通天河调水入黄河的设想后,明确表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来是可以的。”从此,开启了跨越世纪的南水北调强国之梦。
  南水北调研究始于西线,最终形成水资源配置“四横三纵”的整体格局
  南水北调研究始于西线,从国家总体安排的力度、领导重视的程度、社会舆论关注的热度看,初期的研究范围和线路均钟情于中国西部。当时,为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指引方向的领导,深知大西北在治国安邦中的战略地位;期盼祖国早日强大的知识分子,科学地提出急需开发土地矿产资源的西北,年降水量约400毫米,最为缺水;刚结束土地改革的各级干部,怀着强烈的“粮食危机”意识,理所当然地认为调水应该先接济水资源的“贫农”——干旱半干旱的西北地区。因此,早期研究的南水北调引水线路多集中在中国西部,包括通天河调水到青海柴达木,金沙江调水到黄河积石山,怒江调水到甘肃定西,澜沧江调水到甘肃洮河,金沙江调水到渭河。构想一条条渠线将水引向黄河,在黄河上修建大型水利枢纽进行调蓄,再开挖四条输水线路,将水送至整个西北地区。这些曾经构想的线路包括:从定西向东经宁夏到内蒙古的定蒙线,向西经陇东、河西走廊到新疆的定疆线,向北经陕甘宁边区到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定鄂线,从黄河积石山到青海柴达木的积柴线等,供水范围覆盖了干旱缺水的西北地区。
  在开展西部调水研究的同时,南水北调中东线的前期工作也在推进,并提出中部引汉江济黄河、淮河,东部地区利用古运河引水到山东、河北。经过几十年的前期研究,最后形成了南水北调东、中、西三条调水线路,与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相互联结的“四横三纵”的总体格局。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从初步研究到形成规划成果历经近50年,无数科技工作者长期奋战在高原一线,栉风沐雨、孜孜以求,甚至把生命留在了高原,谱写一部砥砺前行的光辉篇章。同时,随着国家综合实力的逐步增强、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社会治理理念的不断进步,西线调水研究工作方法不断创新,方案不断完善,工程规划布局更加符合国情、更加实事求是,对西线调水的认识与经济社会及科学技术的发展同步提升。
       西线调水范围和规模逐步缩小,调水方案越来越切合实际
  1958年至1961年,西线工作的第一个高峰期。黄河水利委员会组织人员在西部地区115万平方公里范围内进行调水查勘,涉及的调水河流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涪江、白龙江等9条,提出的方案引调水量一般在千亿立方米以上,最多的达4696亿立方米。供水范围除黄河外,东至内蒙古乌兰浩特,西抵新疆喀什。
  经过长期工作实践,大家逐步认识到,西线调水工程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规划工作既要全面系统,又要突出重点,要处理好整体与局部、远期与近期的关系。水资源需求是一个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逐步增长的过程,和节水力度相关,受经济杠杆的调节和价值规律影响,调水量应结合社会经济发展需要,根据国家经济承受能力和建设开发条件,分轻重缓急统筹规划,分期实施。因此,规划阶段研究的范围从最初的115万平方公里逐步缩小到30万平方公里,研究的调水河流由9条调整为距离黄河较近的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等3条,调水量由过去的上千亿立方米调整为170亿立方米,供水范围由过去涉及整个西北地区调整为黄河上中游6省区和部分西北内陆河地区。
       工程方案从明渠过渡为隧洞,引水方案从抽水转变为自流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总结西线调水研究工作的经验和教训后,专家们认为五六十年代提出的调水方案规模过大,工程技术过于复杂,经济上难以承受,工程建设可能遥遥无期。之后的研究重点主要集中在如何降低坝高、缩短线路长度和减小工程规模上。
  初期提出的代表性方案为抽水方案。比较认为,抽水方案可降低坝高、减少隧洞长度,而且长江和黄河上游水力资源十分丰富,可自建抽水电站解决用电问题。随着论证工作的不断深入和隧洞开挖技术的快速进步,大家认识到,在气候条件恶劣、地形地质条件复杂、地质灾害频发的青藏高原,输水线路采用隧洞方案明显优于绕山开渠方案。隧洞可避开地表冻害、岩体物理风化、滑坡、泥石流等不良地质现象的影响,且抗震性能好,有利于冬季保温输水,延长引水期;可避开大量的地表交叉建筑物,且工程较为单一,运行工况相对简单,故障率低,年运行费少,更适应高寒地区的恶劣环境。因此,采用长隧洞输水逐步成为优选方案。与抽水方案相比,自流方案的优势是输水建筑物单一,运行管理较为便利,运行费低。劣势是线路长,工程投资大。通过技术、经济、管理运行等方面综合比选,规划阶段采用了自流、隧洞方案。
  工程位置从高海拔下降到相对较低海拔,工程建设条件大大改善
  调水河流上游与黄河上游在地理上相距较近,出于缩短引水线路、减少工程规模考虑,早期的调水工程方案多位于海拔较高的河流上游,高程均在4000米以上。随着基础资料的丰富,科技水平的提升,环保意识的增强,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高海拔寒冷地区工作实践表明,海拔3500米左右的地区自然环境较好,有森林、农田,适宜于人类活动,有利于工程建设、运行和管理。另外,引水枢纽下移,河道径流量增大,可减少调水断面的调水比例,减轻调水对调出河流生态环境的影响。因此,规划阶段从北到黄河源头(海拔4500米左右),南到四川甘孜一带(海拔3000米左右),比选提出了12个代表性方案,进而形成了位于海拔3500米左右的规划工程布局方案。
  当时的规划思路归纳为:“降低海拔,由小到大,由近及远,由易到难”。在2001年5月召开的规划报告审查会上,专家们赞同这个思路,认为工程布局方案突出“下移、集中、自流、分期”这个思路是正确的;同意西线工程分三期开发,要求按分期实施方案,完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并纳入国家《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批复,南水北调由梦想逐步成为现实
  2002年国务院正式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2002年12月,朱镕基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宣布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建设;2013年11月,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成通水;2014年12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经过60多年、几代人的奋斗,梦想终于部分成真,南水北调工程成为国之重器。
  但遗憾的是,南水北调西线前期工作仍在艰难前行,在那最初孕育调水梦想的地方,仍有一群专家学者秉持初心、坚守岗位,探求着如何为国家水资源“四横三纵”的总体格局画上更为浓重的一“纵”。
  这是一群“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人,他们年复一年、一代接一代坚持不懈,风餐露宿、沐风栉雨,奋战在青藏高原。从1952年第一支考察队进入高原开始,南水北调西线前期工作经历了1952年至1985年的初步研究阶段,1987年至1996年的超前期规划研究阶段,1996年至2001年规划研究阶段和2001年以来的项目建议书阶段,至今已走过67年的奋斗历程。
  67年来,查勘队员的足迹遍布青藏高原的江河源头,从怒江到澜沧江,从金沙江到雅砻江,从大渡河到白龙江,峡谷河流中闪动着查勘队员的身影,雪山草地上飘扬着查勘队的旗帜。据不完全统计,已有上万人次为西线调水工作上过青藏高原,通过艰辛劳动获取了丰富的地形、地质、地震、气象、水文、自然环境、经济、社会等资料。考察的范围约115万平方公里,考察的引水线路640条、引水坝址415个,调查的大型建筑物地点1240处;各种比例尺地形测量10.5万平方公里,各种比例尺地质调查18万平方公里;建立了6个专用水文站,最长观测时间达27年;实地勘测和调查搜集的基础数据2000多万组,完成各类报告1100多份。这是西线调水工作者用汗水和鲜血甚至生命取得的宝贵资料,为西线工程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历史不会忘记他们,西线精神激励后人
  西线工程工作区域雪山耸立、气候恶劣、寒冷缺氧、交通不便,工作条件极为艰苦。面对雨雪冰雹侵袭,人们忍受的不仅是身体不适,甚至会遭遇生命危险。
  1952年11月大雪封山,考察队员依然奔赴冰天雪地的通天河,在海拔4200米的地区勘察引水线路。1959年,藏区爆发武装叛乱,匪徒猖獗,考察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坚持工作到1961年。1978年,“十年动乱”刚刚结束,百业待兴之际,考察队员便不顾艰难险阻再次出发,重上青藏高原勘查引调水线路。1988年,雅砻江长须坝址狂风暴雨掀翻宿营帐篷,查勘队员只能蜷缩在淋湿的被褥中彻夜不眠。1992年,风雨断路、沼泽堵车,勘查队员夜困海拔5000米的巴颜喀拉山口与雪山为伴。2002年,阿柯河河水暴涨,查勘营地被洪水冲走。2004年,大雨瓢泼,考察队夜行12个小时,涉水穿越37条河流,留下无数惊险。2007年,雅砻江滂沱大雨,深夜12点考察车队还在江边的悬崖峭壁上行驶。
  早期考察条件非常艰苦,需要自带帐篷、炊具、粮食、燃料等,主要交通工具为租借来的马匹。跋山涉水、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感人故事不胜枚举。如: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因连日骑马磨破屁股,伤口长时间无法愈合;男青年因马蹄踏空摔破脾脏,不得不星夜兼程送往兰州;老专家雪地里遭遇黑熊,机智地躲过危险;高原急病造成心率居高不下,心跳数日保持在每分钟180余下,不得不送往成都抢救等等。
  更有人把宝贵的生命留在了高原。1959年,一个测量小组在金沙江上开展测量,风浪打翻了测船,刚从学校毕业两年的刘海洪不幸被大浪卷走失踪。同年,姬金海在引水坝址进行调绘时滑入波涛汹涌的怒江,壮烈牺牲。1990年,担任测绘第一小组组长的杨广成同志,在当江测区赶工测量,劳累过度,患重感冒,后转成肺炎并发肺水肿,抢救无效去世,生命定格在25岁。
  自然界的狂风暴雨然带来了艰难和凶险,也磨练了西线工作者的意志和体魄,铸就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西线精神,成为激励西线工作者的宝贵财富。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继续努力
  西线调水缘于西北地区的干旱,缘于西北地区的重要战略地位,缘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梦。如果1952年研究西线调水还是未雨绸缪,那么现在就显得非常迫切。
  第一,黄河是中华文明之源,水对生态文明建设至关重要,但水资源短缺已成为严重制约。20世纪50年代,黄河流域内外年均耗用黄河水量122亿立方米,到了90年代,年均耗用水量已达307亿立方米,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凸显,下游断流频繁发生。黄河以占全国2%的水资源量,承载了全国15%的耕地面积和12%的人口,贡献了全国14%的GDP,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已超过80%。水资源禀赋先天不足、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等,都需要黄河流域采取节流开源并举的水资源管理策略。
  第二,黄河流域缺水主要缺在西北地区,南水北调西线具有不可替代的区位优势。1987年,国务院批复的黄河可供水量分配方案共分配水量370亿立方米,其中青、甘、宁、蒙、山、陕六省区分水224.2亿立方米,豫、鲁、冀、津分水145.4亿立方米。尽管黄河流域缺水带有普遍性,但最为严重的还是西北地区。南水北调中东线建成通水对豫、鲁、冀、津的缺水形势有所改善,但西北地区目前还没有增水途径,水资源供需矛盾更为突出。
  第三,西北地区为欠发达地区,发展潜力巨大,对水资源的需求旺盛。黄河上中游地区矿产资源尤其是能源资源十分丰富,开发潜力巨大,在全国能源和原材料供应方面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有兰州—西宁、关中—天水、呼包鄂榆、宁夏沿黄经济区等,面临提质增效的机遇与挑战。这些都离不开水资源的基础支撑。
  第四,黄河上游地区是华北地区的重要生态屏障,生态保护任重道远。黄河作为我国北方地区的生态“廊道”,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黄河源区是重要的水源涵养区,被誉为“中华水塔”。黄河中游横贯生态脆弱的黄土高原地区,周边有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库布其沙漠、毛乌素沙漠,是我国防风固沙、水土保持的关键区域,是华北地区的重要生态屏障。区域生态状况直接关系到我国中长期生态环境演变格局,而维护良好的生态离不开水资源的有效支撑。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西线前期工作已走过67年,积累了大量基础资料,研究了众多引调水方案,铸就了“西线精神”,但西线通水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前进的步伐不能停止。我们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方针和“确有必要、生态安全、可以持续”的重大工程论证原则,不忘初心,砥砺前进,为完全实现我国水资源“四横三纵”总体格局的完美构建而努力奋斗!

  李文学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党组成员
  崔荃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教授级高工
  景来红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作者:李文学 崔荃 景来红 编辑: